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38阅读
  • 5回复

[试阅]《千金填房》作者:苏妙手(好好生活就能天天向上)【原创书评组】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公子墨昭
VIP终身会员
 

发帖
2636
发书点
602[更多]
201908
0
201907
0
忆币
970
威望
43
贡献
3418
好评
1585
爱心
0
书虫
607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3-06-04
— 本帖被 艾小殇 从 书评发布 移动到本区(2013-06-05) —



晋江VIP 高积分完结 2012/06/24
总点击数:601178  总书评数:2148 当前被收藏数: 7875 文章积分: 50,730,756

【文案】
姬家天下,姚家望京。
身为姚家嫡女的若水替太子挡了一刀
被太医诊断无法生育
无奈之下只能从准太子妃变为别人的填房
你觉得我贤淑大度没有必要
我觉得你妄自菲薄自寻烦恼
才发现原来我们才是天生一对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平步青云 宅斗 种田
主角:姚若水薛明远 ┃ 配角: ┃ 其它:



下载地址:《千金填房》作者:苏妙手 (晋江VIP完结)好文推荐~

1、非走不可
  
  昏黄奢华的房间里弥漫着浓郁的药味,一位老者坐在床边,一手摸着白胡子,另一手为躺在上面的少女诊脉。对面站着一对焦急的老夫妇,这对老夫妻正是当朝太傅大人姚入淮夫妇,躺在床上就是他们的女儿曾经的准太子妃姚若水。
  
  白胡子太医替在床上沉睡的姚若水把完脉后,叹息一声。转身低声对在床边等待的太傅夫妇道:“太傅大人,小姐现在确实已无生命之忧,只是这刀……唉,这刀伤到了小姐内腹,小姐此生不能受孕!”
  
  “什么?!”听完太医的话,姚夫人惊恐的喊道“太医,你有办法救我女儿是不是?我女儿还没有嫁人,她的一生不能就这么完了啊!太医,你用最好的药,我们姚府不怕花钱。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太医你一定要想想办法。”说话间,姚老妇人已泪流满面,早已没有了平日的气势。
  
  太医对着姚夫人深拜一下,思索之后沉声:“姚夫人,医者父母心。我理解你现在的感受,老夫身为太医院妇科第一人,这种关乎小姐以后的结论,老夫绝不敢乱下。此次是圣上知道小姐伤了内腹,特派老夫前来诊治。如有一丝可能,老夫必当竭尽全力诊治,可……”
  
  “好了,多谢张太医,还请现在就为小女开药。夫人,你随我来。”姚太傅说完话,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姚夫人看了姚若水一眼,紧跟着姚太傅走了出去。谁也没有看到一行泪水从若水的眼角不停的流了下来。
  
  姚太傅夫妇迈进了正厅,三个儿子并媳妇都迎了上来。行了礼,落座之后大儿媳妇轻轻问起太医诊治的结果。一时正厅了鸦雀无声,死一般的沉寂。姚太傅抬起手,一声一声的敲着桌子,姚夫人的眼泪如走珠一般滚了下来,却谁都没有看口。
  
  过了一刻钟,姚太傅伸手一拍桌子,厉声道:“老三,把门给我关上。”一年轻男子几步上前关上了门后,姚太傅眼力里精光毕显,一家之主的担子让他必须马上解决这个事。姚太傅沉声道:“太医诊治的结果,你妹妹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只是从此以后再也不能怀孕了。”底下所有的人瞬间都睁大了眼睛看着姚太傅。
  
  姚太傅接着说道:“你们听着,现在必须把你妹妹马上送走。中宫无子乃皇家大忌,解决了二王爷这次逼宫,太子上位是板上钉钉的事。如今这情况,太子妃的位子你妹妹是肯定没有可能了,若水替太子挡了这一刀,皇上为了显示皇家的恩德,必会把你妹妹封为太子侧妃。”
  
  姚太傅眼里露出痛苦的神色,道:“可若水将来必定无子,那进宫无异于把她放进了狼窝之中,那就是一个永生无法逃离的牢笼。太子的感情靠得住多久,谁也不知道。所以我们必须马上把若水送到远地方去,越远越好。在那给她找户人家,马上成亲”
  
  “可是,父亲”老三插嘴道“就在望京这给妹妹找个婆家不行么?何必非走那么远。”
  “在望京?天子脚下,你再快快得过皇上么。”话语中的压抑感仿佛已把姚太傅压得喘不过气来。“我不想把她留在身边么。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我不想看她是十里红妆,风风光光的出嫁么?可是形势已把我们家逼到如此,我们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而且若水为了等太子,已经十九了,以后还不能生孩子,嫁到那些公侯世家,跟进宫又有什么区别。”
  
  所有人都在低头,没有人望着姚太傅那几乎瞬间苍老了许多的脸。“三儿媳妇,我记得你叔叔在台州任知府是不是?”“是的,父亲。”一个年轻女子恭顺的答道。
  
  “你明天早上让你二哥来一趟,我要拜托你二哥一件事。请你二哥和老三在明天晚上出城,走水路,送若水去台州。到那之后请你叔父帮若水找户人家。这事情就这么定了。好了,今天你们也累坏了,都先回房吧。具体的我今晚想想,明天等周家老二来了再说。散了吧。”说完,姚夫人便扶着姚太傅走回了房间。
  
  老夫妻进房之后,姚太傅坐定安慰着姚夫人:“别哭了,晚上你还得去看看若水呢,你这样子她不是更难受。” 姚夫人泣不成声道“那我怎么说啊?”
  “照直说,横竖她早晚得知道。我一会给周家叔父写封信,把我的想法都告诉他。若水在这样,我让周大人找个男方再找填房的嫁过去。”
  “填房?不成不成。”姚夫人急忙反驳道。
  
  “你先别着急,听我给你分析一下。确实填房地位低,可是找一户原配有儿子的,年纪小的,若水嫁过去好好养着那儿子,长大了儿子就是自己的。这才是我最看重的。你一定要跟若水讲明白这点。”姚太傅耐心的跟着老妻解释。
  
  “我明白的,父亲”一个虚弱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姚太傅开门一看,只见姚若水面色苍白的躺在竹椅上,双眼含泪却生生挤出一丝微笑,看着姚太傅。
  “你怎么下地来了?真是胡闹。”姚太傅一边狠叨叨的训骂着,一边让人把若水搀扶到了床上。
  
  “父亲,太医下诊断的时候我就醒了。后来你们一回房,我又让他们把我抬到了房门口,所以我都知道,我都知道。”她怎么不知道,父母心心念念想的都是她怎么能过得更好,若是那狠心的父母,为了能在宫里出一个娘娘,早把孩子送进去了。所以她决定一切都听父亲安排.
  
  “谁也没想到我儿会走到这步.”姚夫人的脸上今天就没有干过.“若水啊,咱家就你一个女孩,从小也可谓是娇宠养大。可是如今你的夫婿我却不能替你把把关,叫我怎么放心。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姚夫人不放心的连声说道。
  
  姚太傅断拒绝道:“夫人啊,你要是一起去,那谁还不知道咱把女儿送出去了。好了,你在和女儿说说话,交代一下,然后看看她要带什么东西走。她嫁的人家指定连三儿媳妇家里都比不上,嫁妆什么的,能换成现银的就换成现银,务必求不打。她这一走,顶天带上八箱十箱东西,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就不要带了,还有那些东珠,翡翠什么的也不要带了。丫环婆子都只带一个,多一个人就多一个张嘴要担心。”
  
  姚太傅一段话说完,姚夫人的泪水更像不要钱一样,流得更凶了。堂堂大雍朝一品大员、天子近臣姚太傅嫡出的宝贝女儿,她精心养大的女儿,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拿着那些微薄的嫁妆嫁人了。姚夫人仿佛要把这辈子的泪水都在今天哭完似的。
  
  “母亲,莫要伤心了.别人家的女儿能这么嫁人,我也能嫁。您二老为我想的已经够多的了,女儿不担心自己,只担心因为女儿的事,累到二老的身体。我会每年都往家里写信的,等京里风声过一阵,我会和您未来的女婿一起回来的。”若水握着姚夫人的手,轻轻的说道。
  
  姚太傅听完若水的话,脸上有了今天第一丝笑意:“女儿这么想就对了,我会尽量把一切都安排好的。我打算让你去你三嫂的叔叔家,在浙江台州。从这走水路,半个月基本上就能到那,明天晚上就出发,其余的你母亲一会跟你细说。让你母亲跟你一起回房吧,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给周大人写封信。”
  
  
2、台州之行 ...


  
  姚夫人让人抬着若水的回房。到了若水的房里,吩咐小丫头都在院子门口不必进来,让自己身边的嬷嬷并若水房里的四个一等丫头五个人一起收拾箱笼。拿出了家里十个最大的楠木箱子,命人开始往里狠狠的塞东西,自己走在床边开始和若水商量带走的人选。
  
  “母亲,我想带青素走。”
  “哦,你不是最喜青蕊的么怎么要带青素走。”姚夫人有些不解的问道。
  
  “母亲,我不比从前。青蕊机警,心眼多。青素踏实,听话。我要是进宫的话,需要人帮我站稳脚跟,打听消息,这青蕊当然是不二人选。可现在我是去做人家的填房,陪嫁的大丫头,肯定就是通房。青素就比青蕊好得多。”若水虽然脸色苍白,可是声音却一丝不乱。
  姚夫人摸摸若水的头,感叹道:”我儿长大了。好,你在把你奶娘和你奶兄弟带着,有你奶娘在,比不会叫你吃了大亏.”
  
  母女俩正说着话,若水的大嫂武玉秀带着个小丫头走了进来。“母亲,我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说着接过了自己丫头手里的妆奁,打开道:“这是我给妹妹添妆的首饰,婚礼我们参加不上了,提前祝妹妹白头偕老。”
  
  只见大嫂手中妆奁里满满当当的都是首饰,却都是金银,碧玉白玉,星星零零的几件珊瑚首饰,但是做工都极其精美。姚夫人看了不住的点头。若水也在心里佩服不已,家里这几个嫂嫂真是各有千秋。大嫂武氏,吏部尚书之女,自己的嫁妆就极为丰厚,大哥现在又是替太子统兵之人。
  
  给唯一的小姑子添妆,这小小一个妆奁,别说是全装满金子,就是全装满那上好的大东珠,也决不带喘气的主。可是人家就是心细如发,现在小姑这样,再送东珠就有点炫耀的味道了。人家知道什么能用得上,审时度势,送的全是合适的东西,还是得像人家多学学。
  
  “玉秀,你来得正好,快替我帮你妹妹整理整理那箱笼,东西万万带全。”姚老妇人吩咐着。“母亲安心在这多和妹妹说说话,我去整理箱笼。我把每个箱笼里的东西都列出来,一会装完咱们再商量着看看有没有不妥之处。”说着武氏就指挥着众人开始装箱,“衣服衣料都装这几箱,首饰现不要装,哎呀,那些玉器摆饰都不带……”
  
  姚夫人总算是安下心来细细嘱咐着若水婚后的种种注意事项,让她好好伺候翁姑,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又说好好同妯娌亲戚相处,小家的是非未必比大家少,关于钱银的纠纷能让一步就让一步。又叮嘱仔细教养夫家的孩子,有小妾也业越不过若水去。
  
  不管姚夫人嘱咐了多少,总觉得还有好多好多没有说,若水一看天已经很晚了,摇了摇母亲的手:“母亲,我都知道了。纵使我将来与夫君不能做到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也能做到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母亲刚才不都说了么,孩儿已经长大啊。太晚了,去睡吧,母亲,明天还有的忙呢。”姚夫人叹了一口气,又絮叨了几句,方才回房。
  
  第二天一早,若水才醒来就看见母亲还有三位嫂嫂在收拾东西。也不知道开始多长时间了,若水匆匆吃完早饭,忙去请姚夫人他们过来。二嫂和三嫂也送来了添妆的东西。
  
  二嫂直接甩了几厚打实实金叶子出来,说东西不好带,到了台州再根据当地的风俗打手饰。三嫂送来的是十六套新的四季衣裳,都是按照若水的身量改过了,昨天三房的人,为了这个忙了一晚上。若水出嫁着急,新衣服指定赶出来也不如这个好的。若水是谢了又谢。然后姚夫人又拉着若水是嘱咐再嘱咐。
  
  前厅里,姚太傅及其三个儿子正在和周家二哥说话,周家二哥对姚太傅恭敬的说道:“伯父放心,若水也是我妹妹。我和三弟会安安全全的妹妹送到台州。选婆家这个事,在台州还有我那二婶把关,我那二婶极是个仔细的人,伯父不必太担心。而且我和老三会在那等妹妹回门之后再走的。”
  
  “如此甚好,此事就拜托你了。你先回家收拾收拾东西,今天晚上就出发。若水身子还不好,你们从水路走,我会让人快马把我给你叔父的信送过去的。你先回去收拾东西吧。”姚太傅点了点头吩咐着。
  
  转眼就到了傍晚,启程之前,姚太傅偷偷塞给了若水十万两银子的银票,并告诉她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若水知道这是自己的保命钱。随后若水拜别了众人,带着满满十大箱东西,在众人的泪水中,坐上了去台州的马车。
  
  客船摇摇晃晃顺流而下,两岸景色匆匆的向后走去。
  “好了,青素,先不要忙了,一会你又该头晕了。去把唐嬷嬷叫来,咱们说说话,在船上也怪无聊的。”姚若水笑着吩咐道。
  “好的,小姐。”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应了一句就出门了。
  
  这已经是在船上的第五天了。姚若水眼前还时不时能浮现出当天自己受伤时的情景。
  
  姚家本就是大雍朝四大家族之首,到了父亲这一辈已有百余年历史,虽说中间有坎坷,可都靠着姚家祖训挺了过来。姚家自开始就有父辈生时分家的传统,这也促使了姚家的男儿奋起的动力。有俗语称当世是:姬家天下,姚家望京。由此可见姚家在望京的积威。姚太傅家就是其中嫡出的一支。
  
  若水与她三哥是龙凤胎,可出生时身体并不太好,洗三,满月什么就都错过去了。后来若水进宫请安时认识了太子姬湍,两人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宫里也露出想让若水成为太子妃的想法,就刻意让太子和若水的接触。所以从小姚若水几乎就是内定的太子妃。
  
  姚夫人也就按着端庄贤淑,娴静温婉的太子妃标准来培养若水。若水性子本就好静,加上姚夫人那么可以得引导,京中小姐的聚会,除了几个世家的特殊聚会,若水其余是一概不参加。导致京中除了世代交好的几家,其余人很少见过太傅大人这个嫡出的千金。
  
  大雍开国才历经一代的皇帝,而且当初就是马上夺取的天下,后世的子孙也想效仿祖先。太子排行老二,却元后早逝,外家不显,加上太子身体羸弱。朝中隐隐有着一股请求换太子的风声,后备人选正是彪悍的大皇子。
  
  大皇子上过战场、外家强势,是很好的人选。可是大皇子生性冲动,见皇帝只用自己冲锋陷阵,却迟迟不说给自己那个位子。自己在前面奋勇杀敌拿命拼搏,那个孱弱的太子却在后面享受着万人朝拜。
  
  于是大皇子一气之下有了取而代之的心,再有心人的怂恿之下,在皇帝带着众人狩猎的时候起兵造反。皇帝太子还有很多的重臣及其家属都被关在大营里面。但是皇帝到底是技高一筹,运筹帷幄。勤王之师很快就赶了过来,大皇子终究没有成功。
  
  最后大皇子被压倒众人面前时,看守的人一个疏忽就让大皇子拔出了匕首向他憎恨的太子刺去。若水正好站在太子,清楚地看见了大皇子的行动,没来得及多想下意识的就站在了太子的身前,替太子当了那一刀。匕首正中若水腹部,鲜血满地,太子大声呼唤人,这就是若水最后一次见到太子。


3、人选 ...


  
  姚若水已经把以前的事想明白了,自己与太子无论因为什么注定是有缘无分了。这之后事没见到能成为她夫君的那个人之前。想了也是白想。不如说说话,消磨一下时间。
  
  不一会唐嬷嬷就过来了,手里端着一碗鱼汤:“姑娘,快来喝这鱼汤,新捞上来的鱼,新鲜着呢。”唐嬷嬷笑着端着汤碗就走进来了。
  “好,嬷嬷,你也坐。趁现在有时间,又没有外人,嬷嬷不如跟我说说这嫁人事。嬷嬷也知道,高门嫁女,低门娶媳。我母亲也从来没教我到……这怎么说……”
  
  “姑娘,我知道。咱到了通州之后,甭管找什么样的人家,对于姚家来说那都是低门。这侯门世家争得是这世子之位,争得是那处透露脸的机会。这小门小家呢,争得就是那家产了,所以这府中管家权争得最厉害。这几房人家住一起,少爷们有夫人生的,有那当宠的姨娘生的,这罗乱就多了。夫人说了,如今一定给小姐找户简单的人家,家世什么不要紧,只要人好,就成。”唐嬷嬷郑重的说道。
  
  自己小姐命也真苦,这就是从云端落入泥里也不过如此了。唐嬷嬷唠唠叨叨的又细细讲了一些其他的东西。若水一路与三哥说说话,与奶娘丫环聊聊天,再趁着舒服的时候赶一赶嫁衣,十多天很快就过去了。
  
  “若水,让青素收拾一下吧,一个时辰之后我们就到了。”姚家三哥姚若飒,敲了敲若水的房门说道。若水大致收拾了一下自己,走到了甲板上,已经到台州的边界了。放眼望去大片的田地,若水又在船头立了一会,繁荣台州城就进入眼帘了。众人下了船之后,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带着小厮迎了上来:“二少爷,小的心心念念可下是把您给盼来了。”
  
  “吴珂,叔父竟然舍得把你放出来。这是姚三少爷,姚大小姐。三弟,小妹这是我叔父家的大管家吴珂。”周二少爷转身向两兄妹介绍到。
  “小的给二位请安”吴珂笑着给兄妹二人请安,两人微笑着点头回礼。
  “二少爷,您领着二位贵客上马车吧,小的看着他们把东西搬下来。”吴管家一边说话,一边指挥着手下把箱笼搬下了船。
  
  一炷香的功夫,马车就行到了周家,进了二门就看见两个穿着明亮女子笑盈盈的迎了上来。周二少爷介绍到穿蓝衣服高个子瓜子脸的是周家大表嫂王氏,绿衣服微胖的是二表嫂程氏。
  
  若水行完礼后随众人到了中堂,拜见了周家二叔父和二婶,周大人满面笑容,细细的问了姚若飒姚家众人的身体状况,又问他们这一路来辛不辛苦。姚若飒早已见惯了这种亲戚间的对话,耐心的一一回答。
  
  姚夫人看着寒暄差不多了,就让若水和周家表哥表嫂们回了房,留下若飒和周家二少爷同他们老两口谈论若水的婚事。姚太傅的信四天之前就已经到了,周大人收到信后详细阅读,又同夫人反复分析了这信话里话外的意思。周大人本来就靠着在京里的兄弟提拔才做到如今的位子,而京里的兄弟也是的姚家多方照顾才能顺风顺水的做官。
  
  对于姚家那是千百年才能求自家办一次事,平常巴结还巴结不上呢,周大人夫妇决定必须完美的完成此次任务,跟姚家交好。这周夫人同自家老爷分析完这信后,在周老爷的全力支持下,几乎把这通洲及周围家世好的鳏夫的都挑了个遍。最终能够确定了三个可以拿出来比较的。
  
  这第一个是陈家的少爷,陈家是浙江这的大世家,家世殷实,翁姑和气。缺点是这陈少爷是家中独子,从小惯养,至今一事无成。本人年纪也有点大,膝下三子一女,四个妾室。
  
  第二个是庞家三儿子,庞家三公子年少有为,现在已是举人,膝下只有原配生的一个儿子,也有几房妾室,不过为人正直,人也长得十分俊朗。缺点是婆婆过于严厉,妯娌也比较难缠。
  
  第三个是薛家老二,薛知县的弟弟,父母早逝,嫁过去不用伺候婆婆,有三个儿子,一个原配生的,一个通房生的,还有一个妾生的,为人踏实。缺点是他本人是经商的,薛家是大世家,不过他与他哥哥已分家出来,不太可能、借上家族的光。
  
  周夫人把这三个人的名帖一个一个摆在了桌面上,让姚若飒过目。姚若飒看了看,心中偏向于第三个,他还是想听听长辈的意见,便客客气气的问周夫人的意见。
  
  周夫人见要姚家贵气逼人的三公子对自己一个妇人相问,十分高兴,收敛了笑容郑重的说道:“这都是自家人的事,咱们也就不说虚话,咱家姑娘可不图那虚名。这第一个自己不争气的话,父母留下再多也白撤。第二个婆婆那么厉害,咱家姑娘可不能去受那气。这第三个家世虽然差点,可跟哥哥分开过,姑娘嫁过去就当家作主。而且这家还有求于我们老爷,他一定会好好照顾姑娘的。三少爷你看呢?”
  
  若飒抱了下拳:“我和妹妹年轻不懂这些事,一切全凭叔叔婶婶做主,二老费心了。”周夫人知道,这是表示她选的这个。姚家同意了,当下就保证下午就让人来说,明天回信,保证事成。若飒再次表示了感谢。
  
  当天下午周夫人就让人拿了名帖,请薛家大奶奶过府品茶。话说这天正好是官府的沐休日,周家的名帖到薛家的时候,薛大少也在家,薛大少拿着名帖反复思量想不明白怎么回事,上峰家里怎么会突然请他夫人过去喝茶。
  
  薛大奶奶来不及考虑那么多,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这差着好几品呢。人家从四品的太太请你七品官的夫人过去喝茶,你不过去?她还没有胆子大到那一步,薛大少还反复安慰着妻子,他们要跟你说什么事,都别慌也别怕,先拖着,回来咱们一起思量。
  
  薛大奶奶坐在车上反复琢磨,考虑了各种可能。这女人之间能说的事,无非就那么几种。婚嫁?可自己家里也没有合适岁数的人啊。给妾?没听说往下属家里塞妾的啊。孩子的事?知府大人的孩子上的是周家的家学,跟自家孩子贴不上边啊。越猜就越不对,越不对就越心慌。战战兢兢的进了周家的门,进到房里见过了周夫人,开始慢慢品茶。
  
  周夫人先是寒暄了几句,看了看气氛,还算可以,便决定开始今天的主题。
  “薛大奶奶,你家二叔二十有二了吧?”周夫人小心开头。
  “夫人您记性真好,是,家中二叔今年就二十有二了。”二叔的事?生意上的事?那不是应该直接他谈么,再次也应该找他夫君啊。
  
  “哦,他妻子去世有四年了吧。这日子真快呀。”
  “是呀,二叔也可怜,这妻子和通房都因难产去世了,索性还有三个儿子,家里现在还有个妾看着孩子。”谈到二叔的妻子干嘛,想给二叔那塞人吧,相中二叔那药堂啦?
  
  “哎呦,这可不行,那些妾室那是能上得了台面的呀。这男人家里总得有个媳妇管家,照顾孩子的不是,要不这日子可不好过。薛大奶奶你说是不是这理?”周夫人又近一步。
  “周夫人您说得太对了,可我们家二叔他眼光高,说他多少次都没用,非得找个未嫁之人做填房。您也知道,这哥哥嫂嫂毕竟不是父母,不好强迫他不是。”薛大奶奶笑着说道,打定主意不管怎样,替二叔把那乱七八糟的人杜绝先。

请给我的帖子送: 鲜花[6502] 鸡蛋[0]
离线jy188880920
VIP终身会员
发帖
33
发书点
0[更多]
201908
0
201907
0
忆币
202
威望
19
贡献
18
好评
0
爱心
0
书虫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3-06-06
这书看起来不错哦,我被吸引住啦
请给我的帖子送: 鲜花[10] 鸡蛋[0]
离线宫保苹果
零星会员

发帖
2
发书点
0[更多]
201908
0
201907
0
忆币
3
威望
0
贡献
0
好评
0
爱心
0
书虫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3-07-07
做个记号,下次好找!
请给我的帖子送: 鲜花[0] 鸡蛋[0]
离线hyh7107
五星会员
发帖
602
发书点
0[更多]
201908
0
201907
0
忆币
2906
威望
910
贡献
601
好评
0
爱心
0
书虫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3-07-07
不用考虑了,这文真的很精彩,苏妙手你跑那去了,一年多还没见有新文喔。期待新作....
请给我的帖子送: 鲜花[0] 鸡蛋[0]
一星会员
发帖
143
发书点
0[更多]
201908
0
201907
0
忆币
636
威望
0
贡献
63
好评
0
爱心
0
书虫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3-08-10
看看挺不错的,等我的忆币在多点,一起下
请给我的帖子送: 鲜花[0] 鸡蛋[0]
离线随大流
一星会员
发帖
3
发书点
0[更多]
201908
0
201907
0
忆币
32
威望
30
贡献
0
好评
0
爱心
0
书虫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7-22
谢谢楼楼的分享啊···
请给我的帖子送: 鲜花[0] 鸡蛋[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