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49阅读
  • 8回复

[试阅]《愤青大神》作者:时镜(围观黑客界风起云涌的各种JQ史)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一星会员
 

发帖
121
发书点
1[更多]
201901
0
201812
0
忆币
1820
威望
0
贡献
10
好评
3
爱心
0
书虫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3-02-28
— 本帖被 tank989600 从 书评发布 移动到本区(2013-03-19) —
书名:[黑客]愤青大神
作者:时镜
文案:
当年凭借神器作弊封神黑客界,也因“神器”死得莫名其妙。


坑爹的老天爷既然给他一个重来的机会,那他便要不惜代价弄清楚一切。

封神,不在话下。

棒子国?大日本?日不落?美利坚?

遇上了红色中国长出来且无节操无下限的黑客那TMD也只有一头碰死!黑客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黑客是愤青!

愤青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愤青是大神!
大神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大神很理智!


理智不可怕,可怕的是——尼玛的他还有基友团!

黑个网站还要拉帮结派地搞基,你们真是够了!

给你一个视角,围观黑客界风起云涌的各种JQ史。
备注:
1、QDYY向,各种天雷妄想无极限。主角的性格是在变的,总得有成长的过程。黑客文的套路貌似也都这样?渣镜文科生,计算机技术门外汉,只写热闹不写技术,bug请轻掐。想学技术请打道红盟。
2、咳,愤青一把,但理智爱国。
3、略涉政治,观点不一样别掐,欢迎讨论交流。
4、文化无国界,但是崇洋媚外到脑残地步的姑娘,您趁早洗洗睡了吧,渣镜这儿不是您归宿。

内容标签: 三教九流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之川 ┃ 配角:姚景生(*),严明非,傅临夏,裴东海,任安,倪响 ┃ 其它:黑客,YY,重生,1V1,站CP请小心

下载地址

==================☆、1 重生之顾之川
  这个时候,顾之川的脑子里突然就浮现出了“庄周梦蝶”这个词。
  他睁大了眼睛,如坠五里云雾中。
  明明记得那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甚至记得鲜血喷溅到窗玻璃上开出的一团团花,他记得自己是往前面倒的,可是只是一眨眼,他竟然看到又看到了自己大学生活的宿舍。
  青州理工大,一个校风剽悍到让你只想去死的学校。
  理工男扎堆儿,一个比一个猥琐,一个比一个剽悍,一个比一个有才。
  顾之川就是青州垫底的人,当年就是个差生,差点没从辅导员那里拿到毕,业,证。
  可是现在他又看到这玩意儿了。
  看看这斑驳的宿舍墙,看看这走道上半裸着哼着小曲儿怡然自得的牲口们,看着自己手里那个只打了小半盆水的脸盆,顾之川只觉得有股寒气从脚底下蹿上来。
  同样光着膀子站在走廊中央的顾之川狠狠打了个寒战。
  
  “喂!老顾你个傻逼!还木戳戳地站在那儿干啥呢?尼玛的再过半小时就是老杨头的课了啊!”
  顾之川背后,走廊尽头的一间宿舍里传来撕心裂肺地一声吼,引得整栋宿舍都强震起来。
  顿时各种抱怨各种骂声响成一片。
  “娘的任安那小子又不安分了!”
  “嘿,老顾还是那么皮啊,估计还真是不想读了!”
  “谁TMD大清早又在杀猪呢?!”
  “你才杀猪!尼玛的,那哥们儿你TMD不是在楼上吗?!吼毛啊你!”
  “吵你们妹!谁看到老子的牙刷了?!!”
  “得,阿三子又被偷牙刷了!”
  ……
  顾之川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大大的一颗砸进水盆里,荡开一片波纹。
  还真他娘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流眼泪……
  他埋下头来,朝那水里望一眼,先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可是看了一会儿他又渐渐地笑起来,唇角的弧度越大,便越见讽刺,“哈哈哈……真笑死老子了!老子没死!老子没死!兔崽子,等着老子卷土重来,把你们扼杀在摇篮之中吧!”
  “咕咚”一声,旁边走过一哥们儿直接被他吓得趴地上了,那脸无巧不巧地砸进脸盆里,来了个天王盖地虎。
  顾之川看傻了眼,“哥们儿,你没事儿吧?”
  那哥们儿手里握着一支牙刷,一脸是血地抬起头来,语气无比淡定,“放心,我阿三子的牙刷你是喊不掉的,阿三子牌牙刷,质量保证,抗摔防腐!”
  ……真的不要紧吗?
  顾之川原本还觉得自己好混乱,可是给这哥们儿一闹,注意力就全部集中到了阿三子的身上……
  只是……阿三子,你知道吗?你已经满脸是血了……
  顾之川囧囧地迟疑了一下,还是道:“我送你去医务室吧?”
  阿三子那板寸头终于到达了跟顾之川一个高度,他很剽悍地从脸盆里捞出还没阵亡的红毛巾,往脸上一抹,顾之川立时觉得心肝肾全跟着他的动作抽了起来。
  “擦!尼玛的怎么不早说是红药水?!”顾之川真是有一种一脸盆水给他丫的泼过去的冲动!那哥们儿的水盆里全是血红一片,压根不是阿三子的血!TMD就是阿三子逃课必备品!
  红药水一打,纱布一缠,表情一垮——教授,我今天实在是……
  于是一节课就可以告假了……
  阿三子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朝着顾之川吹了个口哨,各种得意,“你还没习惯啊?没关系,以后我扑街的时候也让你参观好了!”
  顾之川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阿三子自顾自地接下去,“你啊,肯定是魔兽里被人虐了吧?真惨,什么时候还是我带你吧!”
  敢情这牲口以为自己是玩儿魔兽被虐到了啊,顾之川也不辩驳,权当自己刚刚一声吼就是因为魔兽。
  “哎哟!老子得上课呢!老顾我明儿再带你啊!”甩下这句话,阿三子风风火火地端着盆儿去了。
  整个宿舍不管什么时间什么年月,其实一直处于原始战争社会,混乱到你不敢想象的地步。
  顾之川木着一张脸,端着盆儿往回走,只是才走了几步他又笑得直流眼泪了,人经历这样大的生死反差,心智都会受到极大的冲击。
  顾之川现在都搞不明白记忆里那七八年到底是自己一时的梦境,还是自己真的曾经凭借一款偶然得到的黑客工具而横行网络数年,可是他太清晰,清晰地记得那些代码,那些文字,他知道人在做梦的时候是不会梦到文字的,人在睡眠的时候对文字的识别能力会被大脑关闭,他现在真的不是做梦。
  顾之川脸上带着恍惚的表情,走着走着就撞到了墙上,额头磕在一块儿凸出的挂钩上,顿时就破皮流血。
  “擦!老顾你怎么了?!”一个光头正好抱着书站在门里,一看到这状况就急了,“你说你好好儿的走路也能撞上去!疼就疼吧,大男子汉你怎么还哭了?”
  后面宿舍里听到声音,又钻出来一个脑袋,却是个斯文的黑框眼镜少年,乍一看就像那种很好好学生的传统的男生,看到顾之川的状况,他立时就皱了眉,一巴掌拍在光头的脑袋上,骂道:“还在这儿说什么风凉话!还不去拿家伙来,没见撞出血了吗?!”
  那光头缩了缩脖子,按理说他这么壮硕的一大汉不应该怕一个看上去风都能吹倒的男生,可是丫的这王八蛋是说句话就能让学校强震一次的大哥大傅临夏,他任安遇上也只有忍气吞声了,“哼,算你小子狠!我说老顾啊,你还站着干什么?娘的要是流血多了死了看你怎么办!”
  任安这人,还是那样刀子嘴豆腐心。
  顾之川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还晃着什么样的想法,愣愣地就走了过去,被任安按在寝室靠窗位置的一张写字桌前坐下,他一点也没觉得疼,其实他连自己流眼泪了也不知道,他只是抬着头,看着正在翻医药箱的光头任安,“任哥,我不要紧的。”
  傅临夏站在一边看着,只觉得顾之川有些不对劲,可是不就是出去打了趟水回来吗?怎么就跟死了爹娘一样?“你怎么了?”
  这话问得没头没尾,顾之川心虚了一下,可是转瞬又想,自己就是顾之川,有什么好心虚的?于是坦然抬头直视傅临夏,竟然还笑了笑,“哪儿有怎么样啊?我就是疼了。哈哈,丢脸了,丢脸了……”
  傅临夏推了推黑框眼镜,又看了顾之川几眼,没错儿,还是那个嬉皮笑脸,没脸没皮,没心没肺,缺肝少肠,道德败坏沦丧的废柴顾之川,可是他总觉得这货的眼神变了……也许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了吧?
  “懒得管你,你这样肯定不能去上课了,我去帮你给灭绝师太请个假。”
  顾之川摸了摸头上已经缠好的纱布,有些傻愣愣地点头,尼玛上辈子傅临夏不是顶清高的吗?这一下就平易近人了,他还真有些不习惯。也许就是看着他发傻了撞到墙上所以才发了慈悲吧?
  他们这一层楼几乎都是计算机系的,专业就是网络编程网站架构等等,未来他们就是苦逼的程序员,当然,现在只是大学里面的猥琐宅男。
  说实话,青州理工大只是一个二流的大学,在国内根本就排不上号,唯一值得称道的就只有他们这儿得计算机学科,在全国高校里能够排进前二十,不过也只是前二十了。可就算是这样,顾之川当初被自己老爸逼着削尖了脑袋往这里钻的时候,还是差点脱了层皮,不过总归还是到了这里了。
  现在这个时候,应该是大二开学的时候。
  寝室里,顾之川坐在自己的床位上,周遭安静,他也卸下了方才带着的拙劣面具,一脸的麻木。
  情绪波动太大,他还是混乱着。
  人已经走光了,上午九点过,整个系的人都上课去了,整栋宿舍楼都静悄悄地。
  顾之川枯坐了很久,终于抬起手掌,视线落到那一根根还算得上修长有力的手指上。
  那一大串代码又从脑海里划过,像刀子从心口拉过一样,留下一阵阵地疼痛。
  他想他死得真糊涂。
  莫名其妙背了一串代码,莫名其妙拥有了入侵神器,莫名其妙出名封神,莫名其妙被突然出现的人射杀,现在,又莫名其妙地重生了。
  他上辈子从大学里出来,也就是个一事无成的废柴,后来凭借着神器在网络上横行,仔细地算起来也就是个工具小子,网吧黑客,哪里算得上什么大神?那些崇拜他的人,只是不知道他那么厉害的真相而已,顾之川也不敢让别人知道。
  当时他多洋洋自得?可是回想起来只觉得荒唐,他自觉当时就像是一只捡到了金王冠的小丑,耀武扬威地顶着王冠,一副无知的嘴脸,却时时遮住自己的脸,生怕别人知道了自己不是真的国王,只是一只跳梁小丑。
  也幸亏那些人只认得王冠。
  网络上,没人知道电脑对面的,是不是一条狗。
  顾之川站起来,走到窗边,从六楼往远处望,操场上有军训的大一新生,远处是密集的现代建筑,他那种重获新生的喜悦突然就压倒了一切的担心。
  总归还是有重来的机会,他会改变的。      



☆、2 谁是菜鸟
  顾之川又坐下来,躺了一会儿,只是一闭上眼就看到满满的血红色。
  他的精神疲惫到了极点,只是依旧睡不着。
  他又站起来,顺着宿舍的走廊,从这头走到那头,从楼梯一直到阳台,一直走,一直走,像是停不下来。
  只是他终究还是停下了,因为他陡然之间想起了记忆里的一些东西。
  那些代码,一串一串,每一个都深深地刻在脑海里,那是他背下来的神器的源代码。
  当初得到了神器之后,顾之川凭借着仅有的计算机编程知识对神器进行了反编译,破解出了源代码,并且顾之川是个挺会杞人忧天的怪物,他怕自己哪天因为意外又失去这入侵神器,竟然将代码一版块一版块地背了下来!
  照他当年的想法,那就是装在他脑子里的,永远没人能够偷走,天知知道那个神器虽然只有300K多一点儿,但是换成代码那信息量不是一般的大,尤其是那还是无数枯燥的英文字母和各种数字,就算是以顾之川那种怪物一样的记忆力都背了好几个月,后来每隔三天又重新将神器反编一遍看代码权当复习。因此他最拿手就是反编译了。
  不是当初顾之川不会保存代码,而是因为他实在不敢。
  顾之川害怕,害怕哪天自己的电脑被别人入侵了,或者是某一天他被国安抓了,要是被他们搜出了证据,他估计得郁闷死。
  他这种人,脑子里根深蒂固的小市民思想,目光短浅,当时只想着靠万能的神器,根本不靠自己,活生生的一人渣,网络上他能干的坏事儿好事儿都干完了,他袭击国外的网站,将美国两大情报系统里的情报通过美国的军事卫星进行了数据交换,闹得人仰马翻……
  可是现在顾之川想起来,竟然觉得心都是冷的。
  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他还活着,活着就有一切。
  慢慢地踱回宿舍,依旧静悄悄的。
  宿舍还算宽,每间宿舍住四个人,床位是上下铺,只是每个人都有张电脑桌,一人配一两台电脑,毕竟就是这个专业的学生,所以学校在光纤宽带方面也是专门安置过的,只是宿舍过了晚上十二点一样会关电。
  当然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顾之川当初就经常拿着跟导线去电闸那儿私拉乱接,就为了多玩儿会儿游戏
当然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顾之川当初就经常拿着跟导线去电闸那儿私拉乱接,就为了多玩儿会儿游戏。
  现在顾之川想起来,只觉得当初的日子真是够浑浑噩噩的。
  他坐在自己的电脑桌前,晃了晃鼠标。
  原来这些习惯的动作早已经刻在了骨子里,只要一接触到适合的环境,就会像苞子一样扎根下来。
  鼠标晃了晃,电脑屏幕就亮了,而桌面图片是几乎每个理工男都知道的苍井空苍老师的玉照,他笑了笑,然后删了原来的桌面图片,换了一张很普通的长河落日的背景。
  整个电脑桌面看上去就舒心多了。
  他简直没有明白,自己是怎么能够考进来的,毕竟在青州理工大,计算机相关的专业收分线有时候高过一本,假如他不选这个学校,不选这个专业,那么当初的一切会不会改变呢?这个念头从顾之川脑海里一闪而过,没停留多久,毕竟现在的情况已经是既定事实了,顾之川不可能去改变什么。
  他已经决定了走这条路,即便前面等着他的可能还是死亡和宿命。
  他二十八岁就死了,还真年轻。
  现在他才多大?大二,刚刚二十。
  检查了一下电脑配置,顾之川忍不住苦笑了一声,原来当年的自己用的就是这样的电脑这样的设备吗?
  不仅漏洞百出而且是盗版的windows7操作系统,桌面上各种乱七八糟的网页链接的快捷方式,用的是国内跟其他安全公司斗成了王八的三六零的杀软,连像样的防火墙都没有一个。
  硬盘里的编程工具已经有太久没动过,顾之川点进去的时候只觉得陌生。
  他按照以后的自己的习惯调整了一下输入器,把自己常用的几个代码串设置成智能调整,然后凭着记忆在键盘上敲下一个又一个的代码。
  前所未有,这样地前所未有。
  平静,冷静,甚至沉静。
  他明明才遭遇了生死打劫,这时候却能够像个没事儿人一样把自己记忆里那惊天动地的代码敲进电脑,果然人还是会成长的吧?尤其是在这种事情之后。
  只是敲着敲着,顾之川就愣了。
  不对,这不对,他要做的不是当初那个顾之川,他是想回到那个技术王道的世界不假,却绝不想和以往一样,他要的是实力,而不是虚假的王冠。一口气删了桌面上无数无用的链接,他像是在发泄什么一样把桌面刷新了无数次,然后打开windows默认的ie浏览器,在地址栏里输入顾之川很熟悉的那一串域名。
  潜渊论坛,国内最大的黑客论坛,潜水的大神之多超乎普通人的想象。
  顾之川当年拿到神器之后曾经很好奇地对这个网站的用户进行了广域测试,神器自动顺着当时在线的每个人的ip追过去,顾之川敢保证,这种追踪像是病毒一样难以甩脱,然而就是这样,依旧还是有十几人最终甩脱了追踪。
  因为全力开动神器,他那个时候用的电脑的cpu占用率急剧上升,差点烧爆,幸好及时停下,才避免了死机的悲惨状况。
  也因此,顾之川大略地确定了潜渊中有多少高手,据他保守估计,不少于二十,应该都是中美黑客大战那时候冒出来的老牌黑客,有的可能已经为国家网监工作,有的可能已经成了安全专家,有的可能还是个见不得光的黑客。
  而顾之川之所以还要上这个论坛,不过是为了了解一些国内国外黑客界的大事,顺便在论坛里请教一下别人,零零碎碎地问问他那神器中的几段代码而已。
  顾之川是万万不敢将代码全部拿出来的,就算是拿出一部分也不能太多,网络上总有丧心病狂的技术疯子跟贪得无厌的腐烂豺狼,难保他们因为一段代码窥知神器全貌,便因此来找他麻烦。
  没有神器的顾之川压根就是只绵羊,遇上狼虎根本没有半分的抵抗能力。
  他注册的时候想了很久,终于还是起了个自己容易记的id,废柴不等于光棍。
  ……好吧,顾之川承认,这只是他的恶趣味,上辈子活得遮遮掩掩,连个女朋友都没追到过,孤家寡人跟清华北大的高材僧一样,那个清心寡欲啊!
  再过一点,也就是从硬盘里翻出中国东边某个岛国最有名的产物一个人暗爽自high罢了。
  所以顾之川这重生回来最大的愿望,大约就是追到一个漂亮的女朋友,领回去给自己老爸看看。
  顾之川是单亲家庭,父亲只是个生意人,母亲跟人跑了,他从小久就习惯了没有母亲的日子,倒也不觉得有没有一个妈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打从开始就没拥有过。
  页面弹出提示,注册成功。
  顾之川点进论坛,首页上的滚动条显示“欢迎我们的新伙伴:会员废柴不等于光棍”。
  起这样的id在顾之川看来这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是个id,并不是作为他以后在网络上真正面目的名号,他其实很明白。
  这个世界上被抓的或者是留下名头的黑色绝对都不是最厉害的黑客,真正聪明的黑客是不会被别人发现的,就是传闻之中那个十二岁就成功入侵了美国联邦调查局(即FBI)情报系统的世界第一黑客,凯文米特尼克,也是被抓了的,后来还有个自称因想要弄明白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外星人而多次进出FBI网络系统,多次作案终于被抓的加里麦金农……
  这些都是网络上传名很广的黑客,但他们都不是最厉害的。
  黑客崇尚自由,向往黑暗,永远期望自己不被人发现,他们只喜欢在完成一件事之后幸灾乐祸地暗自笑。
  可是是人就会有虚荣心,所以在保证自己的安全的前提下,出现了黑客常用id这种东西,顾之川原来也有一个,并且几乎已经令全世界的安全专家和黑暗闻风丧胆,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天朝上国”就是个不计一切代价的疯子,什么事情都敢做,颇有些丧心病狂的感觉。
  潜渊论坛有专门的灌水板块,总是有人在聊着大神们的八卦,或者聊着国外安全公司的丑事。
  顾之川的目标是在技术板块,他现在就像是一个身上揣着钻石的穷光蛋,钻石不敢拿出来,一穷二百,几乎什么都要重头开始,可是顾之川并不觉得失落,这是应该的。
  刚刚注册的账号等级比较低,相应地也只能浏览等级适应的帖子,还好顾之川现在不需要太复杂的技术,他要从最基础的做起。
  在很多张基础的技术指导帖上按上一爪,然后就可以在自己的后台查到这些自己回复过的帖子,这是注册论坛最基本的藏帖方式。
  顾之川竟然觉得自己挺高兴,从伪大神到真菜鸟的落差也不觉得如何了。
  他一张一张看完了帖子,觉得自己获益匪浅,于是把空白着的签名档改成了“今天开始做黑客”,正准备下线去睡上一觉,他头还疼着呢,不想这时候忽然跳出来一条站短。
  顾之川有些奇怪,心说自己这已经不是以前他那个马甲了,谁会吃饱了没事儿做给他给他发站短?
  鼠标点开,一看顾之川就愣了,娘的,这人果然是吃饱了没事儿干!
  发短信息的id也很奇葩,数钱数到手抽筋。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今天开始做黑客!你以为自己是今天开始做魔王啊!菜鸟,低调一点。”
  顾之川气乐了,尼玛的老子说的那是真话啊,你他娘的知道什么?!
  于是他点开那个人的资料,不过也是个刚刚注册没多久的菜鸟。
  顾之川当年那么剽悍的人物,完全一身土匪习气,习惯是不容易改的。
  他啪啪地打出一行字回给那个“数钱数到手抽筋”,就立刻关机睡觉。
  “你还是哪儿来的滚哪儿去吧,老子的签名关你毛事,自找掐啊你!有病!”
☆、3 捉奸要捉双
  顾之川这一觉睡得实在太久,从上午睡到了下午,一直到傍晚才醒过来。
  他现在睡在上铺,下铺正好是傅临夏。
  他一坐起来,床上就有动静。
  还没来得及问是什么时候了,下面傅临夏那淡淡的声音便响起来了,“现在已经十九点了,你倒是出奇地能睡。”
  顾之川只觉得在梦里也睡不安稳,时时刻刻都见到那黑洞洞的枪口,还有自己那喷溅到窗玻璃上的鲜血。
  他听傅临夏这样说,忍不住狠狠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然后探出小半个身子朝下望,正撞上傅临夏抬起头来,两个人的目光也撞在一起了。
  傅临夏还是带着他那老土的黑框眼镜,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年轻的学究似的,可事实上,傅临夏真不是什么学究,他压根儿就是一混世魔王,只是外表纯良了一点而已。
  顾之川可是记得,上辈子毕业前夕好几个男生被挑了手筋,打折了三根肋骨丢在校门口,可算是骇人听闻了,当时顾之川其实挺好奇到底是谁胆子这么大,就跟任安倪响他们在寝室里谈这事儿,结果傅临夏走进来,听说这事儿,只是冷淡又冷静地“恩”了一声,便钻进被子里睡了。
  过了一会儿,任安上了学校的论坛,一脸惊骇地指着傅临夏很久没说话。
  那时候,顾之川才算真正知道了什么叫做混的,什么都敢做,怕天怕地就是不怕警察,这就是傅临夏。
  此时,顾之川正在跟这个未来的狠角色对视,那心底藏着的一点欣赏和复杂就显在了眼里,他扯了扯嘴角笑得有些僵硬,“怎么只有你一个?任哥他们呢?”
  “哦,好像是参加联谊去了。”傅临夏说得波澜不惊,顺手推了推眼镜,然后把手中的笔记本电脑关上。
  顾之川心里又复杂起来了,娘的,联谊诶!“那你怎么不去?”
  “守着你。”傅临夏还是不咸不淡地,仿佛天塌下来他还是那个表情。他站起来,身材倒是蛮好,其实他取了那眼镜定然是能够迷倒一大片大一新进校的那些稀少的妹子的,这家伙先天条件这么好,竟然就这么白白浪费了,还真是……尼玛的败家啊!
  不过……守着他什么的……
  顾之川又不傻,他上辈子其实对傅临夏有些怕,可是这辈子可能因为心智成熟很多的缘故,他看着傅临夏也只剩下欣赏,傅临夏这种人就属于那种特别招人嫉恨的,学得懒懒散散,长得帅,还TMD混得好,天下的好事儿都给他一人占完了!要不是傅临夏深陷泥潭,不肯认真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头,指不定就是下一个国家计算机贡献奖呢!
  不过……他当初要是能够在大学里狠下心来钻研,是不是也不会落得那样下场?
  傅临夏觉得奇怪,怎么平日里废话最多的顾之川今儿个怪怪地?昨天晚上这牲口睡得最早,还嚷嚷着打死他他也要去联谊,结果上午撞到了脑袋,竟然又睡了一个白天,实在令人费解得很——娘的他哪儿来这么多的瞌睡?睡神觉皇俯身了?
  “你头上的伤不要紧吧?”傅临夏在收拾东西,看样子今儿晚上是准备翻墙出去了。
  “没什么。”顾之川摸了摸头上裹得夸张的纱布,心想自己又可以不去上课了,只是这念头才冒出来他就就狠狠地抽自己两巴掌,尼玛的经历这么多事儿了你这破德性还不改!
  “老妖婆没说什么吧?”
  “她啊,听说有事回家了,学校找了个教授代课。”傅临夏把笔记本电脑的充电线插上,头也不回地说着。
  顾之川闻言瞪大了眼,以前怎么没听说有这件事?是他的记忆混乱了?
  他也没在意,只问道:“新教授怎么样?”
  “狼。”傅临夏的评语只有这个字,可是他正准备出门,就看到顾之川一脸的茫然,便解释道,“不是个简单角色,已经给今天到的人拍了照片,下次要小心他。”
  然后傅临夏潇洒地走出去,关上门,那黑框眼镜终于消失在了顾之川的眼前。
  顾之川嘴角抽了抽,心说尼玛的这叫个什么事儿啊!拍照片当点名的这种事儿实在是太坑爹了!
  他记得他毕业之后,传出了某个著名的大学教授上课点名用照片的牛叉事件,也就是一学期随机在课堂上拖三张全景图,到了期末要评成绩了,就从这三张照片上找,要是能够找到两张都算你合格了,要是一张也没有……那你就回炉重造吧!
  不会这么衰吧……
  顾之川长手长脚,从上铺爬下来也不觉得麻烦,几乎就是一步的事儿,他双脚刚刚落到地上就觉得脑袋晕,是睡了太久所以迷糊了。去洗了把冷水脸,本来就想继续把代码默出来的,结果肚子又叫起来。
  顾之川无奈,天大地大,吃饭皇帝大,还是先祭了他的五脏庙再去管其他的吧。
  于是顾之川去了食堂。
  只是路过公告栏的时候发现,北边某所著名大学的计算机系要来他们学校进行友好交流,日期是昨天到明天。也就是说这个学校的代表团大概现在还在他们青州理工大。
  顾之川站着看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无聊,这关他屁事儿啊,他不过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菜鸟,哪儿还能管别人?即使知道那破大学就是带队来炫耀的,他又能怎么办?
  他记得挺清楚,历史上这一仗是青州理工大惨败。
  他们计算机这个学院不过勉强排前二十,人家可是年年前三,每年这样单位交流活动都像是炫耀活动。
  顾之川不喜欢这个学校的人,任是你再好的学校,打了青州理工的脸,就别想带着真正的荣耀回去,要知道青州的爷们儿都是很剽悍的。
  他不知为何冷笑了一声,转身就走开了。
  慢悠悠地朝食堂晃去,顾之川悠闲得令人发指。
  周围的大一新生都累得跟狗一样,有的才从操场上吐着舌头爬出来。
  顾之川想到当年自己军训的时候,不由得偷笑了一声。再抬眼看整个学校的时候,他忽然就觉得亲切了。
  此时此地,他终于有那种完整地活着的感觉了。
  去食堂的时候差点没让顾之川挤掉一层皮,娘的,这么些年没吃食堂了,想不到食堂还是TMD这么火爆啊!
  顾之川就不明白了,食堂的师傅怎么就对土豆这么情有独钟,去迟了就能吃土豆。
  炒土豆丝,烩土豆片,红焖土豆,土豆泥,蛋花儿土豆,油炸土豆……
  各种土豆菜品简直是排着队的摇摆数列,规律到了极点!
  青州理工大有句名言——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仅可以充饥的土豆就在你面前,你却只想啃方便面。
  顾之川当初四年大学读下来,代码跟网络架构背不到一个,唯一记住的就是青州理工大极品的食堂!
[ 此帖被tank989600在2013-03-19 19:24重新编辑 ]
1条评分忆币+6
艾小殇 忆币 +6 规范发帖+谢谢宣传回忆TXT电子书论坛 2013-03-01
 
请给我的帖子送: 鲜花[11] 鸡蛋[0]
一星会员

发帖
121
发书点
1[更多]
201901
0
201812
0
忆币
1820
威望
0
贡献
10
好评
3
爱心
0
书虫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3-03-14
Re:《愤青大神》by时镜
  
请给我的帖子送: 鲜花[11] 鸡蛋[0]
离线328825904
三星会员
发帖
511
发书点
0[更多]
201901
0
201812
0
忆币
241
威望
0
贡献
33
好评
0
爱心
0
书虫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3-06-17
内容很好看,围观一下,
请给我的帖子送: 鲜花[0] 鸡蛋[0]
离线挽灯
五星会员

发帖
2371
发书点
0[更多]
201901
0
201812
0
忆币
2523
威望
30
贡献
227
好评
2
爱心
0
书虫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3-09-27
淡定淡定,围观围观
请给我的帖子送: 鲜花[8] 鸡蛋[0]
在线1103573277
五星会员

发帖
1352
发书点
0[更多]
201901
0
201812
0
忆币
1999
威望
1200
贡献
264
好评
0
爱心
0
书虫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3-09-30
遇上了红色中国长出来且无节操无下限的黑客那TMD也只有一头碰死!黑客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黑客是愤青
请给我的帖子送: 鲜花[0] 鸡蛋[0]
离线lanxiling
八星会员

发帖
3788
发书点
3[更多]
201901
0
201812
0
忆币
20772
威望
3360
贡献
1125
好评
4
爱心
0
书虫
3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3-11-22
最喜欢楼主的书了
请给我的帖子送: 鲜花[0] 鸡蛋[0]
离线墨凉月
五星会员
发帖
1561
发书点
0[更多]
201901
0
201812
0
忆币
873
威望
0
贡献
75
好评
0
爱心
0
书虫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3-12-28
感谢楼主分享。抱走啦
请给我的帖子送: 鲜花[0] 鸡蛋[0]
万受无疆
离线yiyeweite
一星会员
发帖
154
发书点
0[更多]
201901
0
201812
0
忆币
1
威望
0
贡献
0
好评
0
爱心
0
书虫
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6-02-13
谢楼主分享
请给我的帖子送: 鲜花[0] 鸡蛋[0]
在线薇薇桉
VIP会员

发帖
6243
发书点
228[更多]
201901
12
201812
38
忆币
545
威望
5810
贡献
284
好评
252
爱心
0
书虫
233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1-11
文案:
当年凭借神器作弊封神黑客界,也因“神器”死得莫名其妙。

坑爹的老天爷既然给他一个重来的机会,那他便要不惜代价弄清楚一切。

封神,不在话下。

棒子国?大日本?日不落?美利坚?

遇上了红色中国长出来且无节操无下限的黑客那TMD也只有一头碰死!黑客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黑客是愤青!

愤青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愤青是大神!
大神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大神很理智!

理智不可怕,可怕的是——尼玛的他还有基友团!

黑个网站还要拉帮结派地搞基,你们真是够了!

给你一个视角,围观黑客界风起云涌的各种JQ史。
备注:
1、QDYY向,各种天雷妄想无极限。主角的性格是在变的,总得有成长的过程。黑客文的套路貌似也都这样?渣镜文科生,计算机技术门外汉,只写热闹不写技术,bug请轻掐。想学技术请打道红盟。
2、咳,愤青一把,但理智爱国。
3、略涉政治,观点不一样别掐,欢迎讨论交流。
4、文化无国界,但是崇洋媚外到脑残地步的姑娘,您趁早洗洗睡了吧,渣镜这儿不是您归宿。
请给我的帖子送: 鲜花[12] 鸡蛋[0]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